原创开炫律师事务所01-09 17:34
作者:马骏

摘要: 缓刑期满后五年内再犯罪可能构成累犯吗?没那么简单


 

昨天,我们几个小伙伴讨论一起诈骗案件,其中一名嫌疑人2013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公安机关现认定其为累犯,这里的问题是,缓刑期满后五年内再犯罪有可能构成累犯吗?进一步说,缓刑期满后,原判刑罚是视为执行完毕,还是没有执行呢?


记得大学刑法课上到累犯这一节的时候,老师也是作为一个重点来讲的,当年在准备司法考试的时候,累犯问题也是一个重点,印象特别深。本来觉得这个问题没那么复杂,但是结合之前碰到的一些案件,又上无讼检索了一些相关案例,似乎又没那么简单。


实务中,有的公安机关在移送起诉时,对嫌疑人缓刑期内或者结束后,五年以内再犯的都作为累犯对待,更有甚者,把后犯交通肇事罪的也定为累犯。而从一些判例则看出,公诉机关也有将缓刑期满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而认定为累犯的,法院的意见大部分都是不构成累犯,也有两则案例法院认定为累犯而从重处罚的。这就有点乱了。

 



 

借此机会,我们来捋一捋,温习一下这个特殊情形下的累犯构成问题。追根溯源,先来看刑法关于累犯的规定。


第65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


刑法理论认为,累犯,是指被判处一定刑罚的犯罪人,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法定期限内又犯一定之罪的情形。对累犯从重处罚的根据在于,行为人无视以往的刑罚体验,再次故意犯罪。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蹲过监狱还不老实点,再犯的话判你没商量。

 

 

再来看刑法关于缓刑的规定。


第76条:对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如果没有本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的情形,缓刑考验期满,原判的刑罚就不再执行,并公开予以宣告。


第77条: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或者发现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撤销缓刑,对新犯的罪或者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由此可以看出,缓刑考验期满,原判的刑罚就不再执行。而不再执行,与执行完毕是两个概念,这一点应该没有疑问。


再对照累犯规定,要求前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后罪才可能构成累犯。而缓刑期满对罪犯的结果而言,是原判刑罚不再执行,而不是已经执行完毕,或者视为执行完毕,因为就没有被执行。至此,问题也就清楚了,缓刑期满后五年内再犯罪不可能构成累犯。逻辑上是这么个理解。从刑法理论上也可以得出相同结论,行为人没有体验过有期徒刑被剥夺人身自由的刑罚,缺乏从重处罚的依据。


事实上,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也曾就此问题作过答复,“根据刑法规定,缓刑是在一定考验期限内,暂缓执行原判刑罚的制度。如果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内没有再犯新罪,实际上并没有执行过原判的有期徒刑刑罚;加之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的犯罪分子,一般犯罪情节较轻和有悔罪表现,因其不致再危害社会才适用缓刑。所以,对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满三年内又犯应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可不作累犯对待。”尽管此答复于2103年已停止执行,但对缓刑考验期内没有再犯新罪,实际并没有执行过原判刑罚的精神仍然是可以参考的。


缓刑期满后五年内再犯罪没有可能构成累犯,这也是目前的通说。

 


 

实务界和学界对该问题存在不同观点,认为缓刑期满即是对犯罪分子缓刑的“执行完毕”,因为在缓刑考验期限内未违反《刑法》第77条的规定,而法律推定其已经接受了教育改造,达到了刑罚的目的,不需要再执行原判刑罚。特别是在《刑法修正案(八)》后,对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内,必须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对于有些犯罪分子还要依法适用禁止令,而社区矫正和禁止令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刑罚执行方式,因此,其缓刑考验期就应该认定为是犯罪分子服刑的期限,在缓刑考验期满后,就应该认定为刑罚已经执行完毕。


而于从重处罚的必要性角度,缓刑考验期满后五年内故意犯罪,说明之前有关其人身危险性的判断是不准确的,也说明缓刑犯本身的人身危险性尚未消除,再犯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必须予以从重处罚,这与假释考验期满后再犯罪也可以构成累犯是一个道理。


此类观点不无道理,但在刑法未作修改或未有新的司法解释的情况下,仍然应当坚持通常法律适用。

 


*文中图片来自于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