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家01-11 02:02

摘要: 我觉得我很可能遭遇了“伪干货”。


| 张向荣


如今的网络上,“鸡汤文”基本上已经沦为人人喊打的一类文章了,连一些“鸡汤文”本身都在教育广大读者要警惕“鸡汤文”,因此读者群众对“鸡汤文”的辨识能力也提高了很多。而“鸡汤文”的反面,则是“干货”。我们在朋友圈的推荐语里,在网络文章的编者按里,常常会看到诸如“干货满满”或是“深度好文”一类词语,定向标识出这类与“鸡汤文”迥然不同,知识含量高、实用性强的文章,来引导读者去阅读。很多读者就算暂时没有时间读,也会将其收藏,或作出“MARK”一类的标记,以备以后有空的时候再读。在大家眼里,这些干货文章提供的是“硬知识”,而非“软文”,当然值得阅读和收藏了。

前几年,“鸡汤文”是伴随着成功学的走红而大肆流行的,干货的后来者居上当然是好事。干货,据说最初是国内商务领域人士常说的口语,现在已经是中文网络世界里常见的语言了。顾名思义,干货指的是那类包含了丰富的知识或技巧,能够有效帮助读者提升自我、充实自我,具有实用性的文本、图表等。在网络时代,“干”这个形容词,尤其强调这些知识是没有水分的。那么何谓水分?一般来说,则既包括感慨、抒情、领悟一类“风花雪月”的语言,也包括思考、论证、提炼观点的过程等等。

不过,现在一些所谓的干货文章,阅读后我却感到颇为迷惑。认真琢磨一下,我觉得我很可能遭遇了“伪干货”。

最典型的一类伪干货,我姑且命名为“课件式”。就是只告知结论,没有过程;只呈现架构,没有血肉;只罗列关键词,没有分析的文章。在朋友圈里,常常见到一些文章,标榜用“几句话读完一本书”、“几张截图看完一部电影”、“几个关键词看懂一个大事件”等等,对了,还有流行了多年的“思维导图”。

表面上看,这些似乎是“货真价实”的干货,能够抓住要点,能够理清线索,能够帮读者省去披沙拣金总结概括的宝贵时间。其实,脱离了阐释过程和背景语境的结论,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从作者的角度看,一个作者需要阅读不少书籍资料,完整的看完一个电影,还要动脑动笔,才能写出这样一篇提纲式的“课件”,对作者本人来说的确是干货,即使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拿出这篇“课件”,仍然可以回忆起当时思考的过程,还能讲给别人听。但是,对读者来说,拿着别人思考后的“课件”,只有框架、结论、关键词,能称得上干货吗?能讲给自己听吗?阅读这类文章,表面上节约了时间,实际上是被灌输了一堆一知半解的观点。

再有一类,我命名为“论文式”。就是文章貌似提供了有效的数据例证,例证有文献出处,绝不是那种“我有一个朋友”“我有一个亲戚”之类无从考证的例证,数据则图文并茂,柱状图、趋势图一应俱全。以此强调自己的观点不是鸡汤,而是经得起检验的真知灼见。

用写论文的逻辑和要求来写媒体文章,这本是严谨自律的好事。但是,颇有一些文章只是貌似而已,文章的例证、数据都是刻意选取,服务于观点的,与观点相左的或是更复杂的论据都会被舍弃。换言之,这类文章的目的,是用片面的论据来掩盖观点的片面。据我了解,在自媒体时代的今天,这类文章炮制起来非常容易:团队先想好一个吸引眼球的观点,再去知网等论文库上找论文,把论文里有利于自己的统计数据和例证抄下来,再加一些语言文字组装,一篇所谓的干货就出炉了。如果文章末尾再加上文献注释,那么不仅炮制的很快,而且无抄袭洗稿之忧。

“课件式”和“论文式”这两类伪干货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提供的所谓“干货”是孤立的、片面的、非体系化的,这里并非强调其观点结论是对还是错,而是说,一个观点只有在特定的知识体系和思维过程里,才能被恰当的认识。也正因为此,世上并没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一个道理只能在特定的范围内被证实,越出这个范围,这个道理就不能成立。豆瓣网友“拙棘”在豆瓣写过一篇短文,有一句话可谓一针见血,大意是,一个孤立的观点并不是知识,充其量只是信息。

说到信息,我们正处在信息过多过滥的时代,这是当代社会的普遍共识了。很多人都很警惕宝贵的时间被无效信息所占用,于是刻意不上微博,刻意不看一些网站。事实上,阅读“干货文章”本身,就是避免垃圾信息干扰的一种手段。但是,当面对伪装成“干货文章”的“信息”时,这些读者却又无法识别了。于是,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感触:读了很多朋友分享的干货文章,怎么感觉没有太大的长进呢?甚至还会徒增焦虑感呢?我想,这正是不知不觉间接受了太多的“信息”而非货真价实“知识”的后果。

遮蔽了许多读者双眸的,并不是智识上的判断,而是这个时代不断在制造一种“知识的匮乏感”,向读者传递出种种错觉,诸如:新知识层出不穷,再不更新就要被时代抛弃了,你就会面临失业的危险;新事物不断涌现,不了解怎么和领导同事交流,把握了今天的新事物,就能把握明天的财富;你的时间被繁忙的工作分割成碎片,你应该“碎片化学习”,反正“这篇文章共xxxx字,阅读只需要x分钟”……总之,这种“知识的匮乏感”使得读者焦虑于落伍,又不想很麻烦才能得到真理,花了时间就一定要得到有用的东西,否则一秒都不肯多花。在这种情绪的推动下,错把无甚价值的信息,看成是能够指导实践的真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小学生都知道,“学而不思则罔”,对干货的迷恋,对“知识匮乏”感的焦虑,最终结果就是把宝贵的时间填满难以消化吸收的信息,也就无法持续、长期、深入的对一个领域进行钻研;而“碎片化学习”带给自己的“勤奋刻苦”感,又进一步剥夺了对知识进行沉思的时间。



干巴巴说了许久,举个简单的例子吧。

《论语》,是不是属于干货?《论语》第一句话“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是不是货真价值的干货?现在,假设有两个读者,第一个读者通过“碎片化阅读”,在连续剧插播广告的时间里把这句话背了下来,还通过一个读书类公号看了著名学者钱穆的注释——钱穆的解释,当然更是干货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学能时时反复习之,我心不很觉欣畅吗”,于是,他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这个知识,满足了“知识匮乏”感。

第二个读者呢,读了这句话后却想:这句话看上去如此简单,为什么古往今来却那么重要?于是,他查阅了《论语》的各种注释,把汉、晋、唐、宋、清,以及当代重要学者关于这句话的注释都看了一遍,于是发现,不同时代的学者对这句话的理解差别很大,比如这个“学”字,有的解释为“学习儒家经典”,有的则解释为“日常修身也是学习”等等。为了探求这些差异的原因,这位读者花了两年功夫,把《论语》全文的各个注本都研读了一遍,知道了“学”在儒家中占了怎样的地位;为了“知人论世”,了解背景,又花了几个月读了孔子的传记、各朝相关的历史以及日本、欧美等国学者的新解。最后,他也认为自己掌握了这个知识,能就这句话讲出丰富的内容了。

于是,这二者究竟谁才得到了干货?恐怕不言而喻了。

那么,我这篇文章有没有干货?当然没有了,这篇文章只是苏格拉底所说的“意见”,而不是“真理”,当然也就算不上干货了。至于苏格拉底所说的“意见”“真理”是什么意思?这可是干货,书上都有呢,去读啊,去读啊。

原标题:《知识干货的迷思》


【作者简介】 

张向荣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文学博士

【精华推荐】

勤奋而讨厌的人,还有另外一种

萌萌哒的雍正皇帝是这么来的

农民朱元璋对皇权的极限想象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